電音行業演出市場問題

 第一,國外電音節IP授權費相對高昂,舉辦成本較高。

 海外電音節品牌要收取高昂的授權費,以萬人規模的音樂會為例,1天會收取10-15萬美元,如果舉辦兩天就要收取兩次費用。

 IP授權方會派Director過來,幫忙預定藝人,提供舞臺制作和標準,多項工作都是他們負責。而Ultra、Tomorrowland這類超大規模的音節,引進授權的價格在中等規模的電音節的2-3倍不止。

 在舞臺場景的布置上,為了“還原”品牌方的要求,主辦方必須按照外放的標準版本來100%還原執行,這也包括邀請海外設計團隊的原班人馬到位。在中國電音市場還未完全成熟的當下,都需要主辦方愿意花巨資試水。

 第二,依賴國際DJ藝人,本土DJ較難撐起戶外電音節的場面。

 目前國內的電音節商業演出邀請的DJ名單,不乏百大DJ排名TOP100的藝人,特別是引進全球知名電音節品牌版權,更需要排名靠前的國際知名DJ藝人撐場面,這就導致了藝人成本相對高昂。如果電音節舉辦公司能夠直接邀請到DJ藝人還好,而國內大部分公司都是通過專門的藝人代理公司Booking agency引進頂級 DJ。

 如果僅僅邀請國內DJ或獨立音樂人,可以做小型的室內Live House商業演出,較難撐起大型戶外電音節的場面。國內的DJ或獨立音樂人可能在小眾圈子比較有知名度,但沒有培養起大量的粉絲,尚未足夠商業化,當登臺大型音樂節時,尚不為觀眾所熟知。

 第三,受落地批文承載人數有限,部分海外“玩兒法”無法落地。

 一方面,承載的觀眾人數受制約。據悉Ultra China的售票數僅限在3萬張門票,這意味著靠門票和VIP卡座的收入受到數量上的限制。

 另一方面,電音商業演出活動中的“酷炫環節”和“Drug文化”潛藏的風險也給中國主辦方緊張的神經再添挑戰。比如,超大的摩天輪、火球等活動方面的安全隱患導致很多“海外玩兒法”無法完全落地。需要非常給力的執行團隊,才能即滿足樂迷的需求,又能保障現場安全。

 國內電音節市場背后存在的創業和投資機會

 一個新興市場只有參與者越來越多,布局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各個環節,產業要素才能得到最佳配置。

 從電音產業鏈來看,在電音節主體之外,布局藝人經紀(DJ)、電音廠牌、電音流媒體、電音培訓、電音綜藝節目等等仍然有創業機會,圍繞電音節開展的上下游業務布局也成為資本市場關注的投資熱點。


首頁 > 返回上一頁

皇家国际app合法吗 02489博彩网 上证指数是什么 内蒙快三今日专家推荐 网上购买宁夏11选5 期货配资平台专业天牛宝在行 中国体彩十一运夺金 求一个赌博的网址 股票投资心得 急速赛车收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统计